斯诺克世锦赛的三大预言:The Winter Is Coming?

斯诺克世锦赛的三大预言:The Winter Is Coming?
新王,会是他吗? 新王,会是他吗?

  今年有七位球员首次亮相克鲁斯堡,创下了自1999年至今的新秀球员人数之最。这个小小“纪录”的诞生,是否会如同蝴蝶轻轻扇动的翅膀,酝酿一场重大的变局?2019年的这场斯诺克年终盛典,终究会鹿死谁手?

  通过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本文列出了对今年世锦赛的三大预言。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预言一:寒流笼罩克鲁斯堡

  今年世锦赛的第一轮,将很可能成为种子球员的屠宰场。

  墨菲、丁俊晖、卢卡在本赛季的表现可以说是惨不忍睹,单赛季排名已经分别跌到了48位、36位、24位,巧妙地形成了一个等差数列。连续遭遇世锦赛决赛失利重挫的希金斯一蹶不振,甚至一度萌生退意。重新拿到世锦赛冠军的老马夫复何求,整天花天酒地,将球杆束之高阁。一代枭雄塞尔比的王朝随着他去年三大赛的年度一轮游,已经摇摇欲坠。前十六中叨陪末座的吉尔伯特虽然本赛季表现惊人,但毕竟只是个籍籍无名多年的SmallPotato。

  种子中自身难保的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更不要说非种子强敌环伺的危险形势了。

  作为巡回赛中仅存的一项前十六球员免选进入正赛的赛事,世锦赛成为职业斯诺克目前最重要的一块试金石。这块石所试的,就是世界排名前16球员与排名16位开外球员之间的差距。而这个差距,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正在一点一点地被蚕食殆尽。

  世锦赛从1982年开始采用正赛32签位、前16种子直接进入正赛的赛制,延续至今已有38个年头。下图统计了过去37年里种子球员首轮出局的数量。

  在斯诺克现代化刚开始的八十年代,种子球员出局人数在1-6人间波动极大。这和当时斯诺克刚刚步入职业化进程,球员群体基数小但持续增长、水平参差不齐有关。

  进入九十年代,1992年的世锦赛适逢职业球员扩招大潮,多达449人参加了对世锦赛冠军的角逐(这个数字在一年之前还只有136人)。经过长达九轮的炼狱式选拔,七位新秀第一次登上克鲁斯堡的舞台,其中四人成功挺进了第二轮,有一位球员更是杀入八强,并且在十年之后成为世锦赛冠军。他叫彼得·艾伯顿。当年长发飘飘的磨王从资格赛第二轮打起,连胜10场,最终在1/4决赛被格里菲斯终结。是年,半数的种子球员在首轮折戟,这一纪录至今只曾在2012年被追平,但从未被超越。

长发飘飘的彼得-艾伯顿长发飘飘的彼得-艾伯顿

  92年之后的几年间,新秀数量饱和,种子球员的出局人数呈现断崖式下跌。但自此以后,随着这一代球员分批次地成长、成熟,种子球员首轮出局的人数就开始呈现出稳定的震荡上升的趋势。

  七五三杰自然是这一批人中的佼佼者,领先一个身位到达了职业巅峰,此时前16和低排名球员的差距还比较大。在他们之后成长起来的是大器晚成的宾汉姆、霍金斯、乔·佩里等一辈人,当年几百位冲击职业的球员吹尽黄沙始到金,此时能稳定在职业圈中的球员们哪一个也不是泛泛之辈,前32乃至前50的球员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小。正是这样的背景,造成了目前种子球员首轮出局人数日益增加的格局。

  具体到资格赛球员和对阵场次,更加堪忧。左手准神老马对上了右手准神古尔德;希金斯遭遇职业生涯苦主马克戴维斯(6胜10负,其中包含一段2012-2017年的七连败);威尔逊迎战本赛季状态拔群的小将唐纳森(2次四强2次八强,单赛季排名第17位,刚刚在中国公开赛打进四强);种子里最弱的吉尔伯特对上了非种子最强的佩里大叔,几乎翻转了二人地位;而另一位第一次以种子身份参赛的利索夫斯基则要面对两度世锦赛亚军卡特的挑战;另外还有宾汉姆和多特这对世锦赛冠军的对决。单这几场就够所谓的“种子球员”喝一壶,更不要说其他有潜在爆冷机会的场次了。

  如此内忧外患,种子球员们今年想在首轮全身而退,怕是没那么容易了。更加巧合的是,今年又与1992年同样是七位新秀杀进正赛,他们虽缺乏经验,却都毫无压力:所谓无知者无畏,他们会创造怎样的奇迹呢?

  预言二:七五三杰的谢幕演出

  今年之后,七五三杰统治的时代将彻底远去。三人想要同时打进世锦赛的第二轮,可能都难以再现。甚至他们会不得不在赛事第一轮相遇。

  去年的那场决赛,对怀旧的老球迷们来说恐怕将成为一次最后的狂欢——赛季后三位老同志像十几年前一样盘踞年终世界排名前四时,也许就该想到这不是什么老当益壮,而是回光返照罢了。

  虽然奥沙利文在本赛季仍然保持了极高的水准并且没有明显的下滑迹象,但另外两人的境遇却大有不同。马叔春风得意,一脱成名,超然若仙;希金斯则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哀莫大于心死。对于后两位而言,去年可能就是结局,就是告别,他们将不再有机会站在这个殿堂之上。

  奥沙利文的情形则要微妙一些,单赛季他横扫五冠,三大赛冠军数超越亨德利,世界排名重返世界第一,顺带完成1000杆破百的壮举,重启GOAT(GreatestOfAllTime,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球员)话题的讨论,一时风头无两。但是对于奥沙利文,我们毕竟要以奥沙利文的标准来衡量。两次在决赛输给特鲁姆普,甚至在大师赛决赛被4:10横扫,这会不会是一个改朝换代的信号呢?

  预言三:旧王已死,新王当立

  今年将会产生一位新科世锦赛冠军。

  从2017年世锦赛问鼎至今,两年时间、五届三大赛,马克·塞尔比仅仅收获了两场胜利。去年此时,他被佩里爆冷淘汰,当时的统计显示,那个赛季总共只赢过两次世界前十。到了今年,这个数字竟然进一步跌到了仅有一次,还是在赛季初的中国锦标赛上战胜的希金斯。他的防守开始频频出错,以前的逆转王现在开始屡屡被逆转,关键局的关键先生多次在和低排名球员交手时输掉关键球。如今他正式让出世界第一的位置,想要重返并非不可能,只是以他现在的状态,想要拿下今年的世锦赛冠军,未免太过天方夜谭。

  这个赛季对他来说可能非常希望尽快忘记,但是对于球迷来说,也许这就是最后一个能记住他的赛季了。

  塞尔比交出的世界第一交椅,并没有传给他的后辈,反而是回到了前辈手中。目前赛季末第一的争夺形势,奥沙利文优势明显,威廉姆斯、罗伯逊、塞尔比都保留了可能性,但是后两人需要夺冠,威廉姆斯需要打进决赛,如果不能夺冠则要寄希望罗尼首轮输给皇帝外甥卡希尔了。

  但这些,都不是此处所说的新旧交替。

  从2010年罗伯逊夺冠以来,九年时间只产生了两位新的世界冠军,从年龄来看,九年时间没有一位30岁以下的世界冠军。这是不太符合体育运动发展规律的。十年已经不止是一代人的时间跨度了,但始终没有人出来振臂一呼。被看好的各位青年才俊们,都有各种各样的缺陷一次次阻挠他们登顶,放任他们年华老去。如今丁俊晖、艾伦都已过而立之年,特鲁姆普也来到了自己三十岁前的最后一次世锦赛。看到两位年龄加起来奔90岁的家伙在去年相遇决赛,可曾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

  今年特鲁姆普的进步是很明显的,球风比以前更稳重,稳定性也在提升。艾伦这两年的冠军拿得越来越多,也许就剩这最后一层窗户纸了。凯伦·威尔逊虽然还有很多欠缺,但作为九零后的翘楚,已经具备放手一搏的实力了。当年墨菲横空出世夺冠的时候,也并不是实力已经达到。有的时候需要一些运气,需要在正确的时间找到正确的状态,做出正确的选择。第一个世锦赛冠军,向来是拼出来,而不是保下来的。

  倘若威尔逊、罗伯逊、艾伦、特朗普会师四强,那么这位新科的世锦赛冠军会花落谁家呢?我押总统先生一票。

   结语

  七位新人来到“坩埚”剧院,究竟是否会带来斯诺克的一股新风?三个预言,究竟会变成三行笑话,还是会变成三条谶语?两周之后,便见分晓。

  (朱子骁)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